当前时间:2018年06月17日 星期日 16:02:31
北方联盟阵线> > 浏览
缅甸军方智库代表对民地武问题的辩论情况介绍
0 northernalliance 2019年07月10日

mmexport1562758800129.jpg出席会议的石安达与吴奈瑞乌博士交流不同的看法。图中右边黄衣服是女翻译

          

          论 坛 即 战 场


    有关在第三届中缅高端智库论坛上缅甸军方智库代表奈遂乌和中国民间智库人士石安达对民地武问题的辩论情况介绍


   云南大地跨境民族文化交流中心日前,缅甸有关方面报道了:奈遂乌(缅甸军方智库代表人物)关于第三届中缅高端智库论坛讨论的BRI及安全相关的挑战的观点:5月21-22日,第三届中缅高端智库论坛在仰光NRPC举办,共有中缅学者30余人参与讨论,其中有一位发言人就安全方面发表演讲,其他大多数就经济合作、文化交流发表演讲,奈遂乌及退休大使对安全方面进行了讨论。他们的论文(讨论内容)分为四部分缅甸地缘战略的重要性缅甸国内现状中国的投资及若开现状国防方面的安全问题讨论有关UWSP/UWSA内容的国内和平进程,会议将会变得沸腾。对于佤联军和平建设30周年纪念大会中展示的武器有很多的疑问。展示的武器中包含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使用的QBZ-95自动步枪的出口型的97-A式步枪,FN-6单兵便携防空导弹,无人驾驶飞机等。这些武器都不是在黑市能够轻易购买到的。UWSA也不能自己制造,那么UWSA是怎样获得这些武器的呢?目前,UWSA的诉求是成立省邦一级政府,但是值得深思的是以后会不会给国家造成危害。发言结束之后,中国学者们围绕过来讨论,一些中国学者并不同意奈遂乌所说的观点,一位学者还放弃了已经准备了题目,而专门对奈遂乌进行了反驳,但是他没有回到的还有一个问题,这些武器是通过什么途径进入UWSA的。在此次会议上所述观点与不久之前一位外国学者发表的关于UWSA的相关论文观点大致相似。这次会议讨论的比较尖锐。奈遂乌论文演说的细节将会发表在《战略》杂志第会议讨论的比较尖锐。奈遂乌论文演说的细节将会发表在《战略》杂志第13期。对缅方的报道,曾加参了第三届中缅高端智库论坛的中国云南民间智库人士石安达先生说,他就是奈遂乌先生所提到的那位放弃了已经准备了题目,而专门对奈遂乌进行了反驳的学者。石还说参加会议后他根据录像资料把奈遂乌先生的演讲和自己对他的辩驳整理成内部材料供有关部门参考。并没有在网络上公开发表,现在缅方把这个情况公开,和奈遂乌先生将要在刊物上公开演讲发表后。石先生认为,也有必要公开这次论坛上双方演讲辩驳的情况及缅方在公开发表的情况作进一步的说明。石认为,首先,在缅方和奈遂乌先生报道中提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即:他(指石先生)进行了反驳,但是他没有回到的还有一个问题,这些武器是通过什么途径进入UWSA的。石说对奈遂乌先生有关缅北民地武问题的看法,石与他不同,石是通过现象看本质,而奈遂乌先生是看现象不谈本质。对民地武问题,石首先是肯定了缅甸原军政府主要领导人对中缅边境几股民地武力量脱离缅共是表示欢迎的。而且采用了很宽松的政策使这些民地武得到了和平发展的机会。并对缅北最强大的佤邦联合军的问题也作了所说,认为强大的佤邦联合军对缅甸军政府解决第二代世界鸦片毒枭坤萨和保卫泰缅边界的自卫战中,为国家建立了功勋。而缅甸军人利益集团民族和解政策倒退后,最近一、二年对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解放军发动强大的军事进攻中,使用了从俄罗斯进口的武装直升飞机、导弹、重炮和坦克。佤邦联合军有所警觉才在三十周年庆典上展示了自己拥有先进武器,这就是石对佤邦联合军有先进武器的回答。而奈遂乌先生对石先生谈到的缅甸军政府与民地武关系前后的变化和佤邦联合军对国家的贡献没有作出回应,只强调石没有回答佤联军怎么有先进武器的。这可能是奈遂乌先生只从自己缅甸军方智库的身份,同时也代表了缅甸政府的能是奈遂乌先生只从自己缅甸军方智库的身份,同时也代表了缅甸政府的观点来谈论问题的。而石一开始就说自己只是一个民间的学者,所谈的观点只代表个人,不代表政府,如果石自己谈的事实求是政府要采用石也欢迎。其实更重要的是,石说明自己是个民间学者的身份来观察和研究缅甸民地武问题。而不是情报机构对民地武的武装装备进行调研。因此,奈遂乌先生才会对石先生在论坛上的反驳实质性问题不作回应,而把石不能回答的问题,避实就虚仍然要把舆论引向他们所需要的结果,这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对此,石先生认为近二、三年来,他参加过国内和在缅甸召开的一些国际有关缅甸问题的论坛,这些会议花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邀请国内外有关的学者和官员来演讲,基本上是预先指定了要演讲的学者和官员,并规定了每人演讲的时间。同时,也制定了演讲后对相关问题进行讨论议程,并由主持人号召进行了讨论,但实际上论坛上不同观点的讨论很少,没有起到论坛应有的作用。石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特别是有关缅甸问题的讨论,论坛即战场。有关缅甸问题的论坛大都是不同观点的阐述,但只有对重要问题经过热烈的讨论,甚至是激烈的辩论才能实现论坛的目的。而不是为了演说而演说,发表不同的观点和看法而已。如果会上没有热烈的讨论,也没有什么结果。这样的论坛只是走走形势罢了,最多只是不同观点的演说观点信息的收集而已。而一般的演说是,有演说者的目的和需要实现目的的建议的。这往往因为参会各家的学者和官员的立场及态度不同,是应该通过讨论来交换观点,看看是否可以对一些问题达成一致,或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协商来解决问题,还有对一些问题是不可能达成共识的,这才是论坛的目的。所以,这样的国际论坛也就是国际舆论的战场。一些国际论坛表面上平平静静地召开,各自发表各自的演说,但实际上参会的学者和官员内心并不平静,各自的演说,都希望得到赞同和反对的声音,以此,进一步实现演说的目的而进行相对的调整来实现演说的目的。此次中缅论坛上,缅中学者就对重点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和会后缅方公开发表有关情况,中方学者及时回应是打破常规好现象。我们希望以后有关缅甸问题的国际论坛多一些对重点议题进行热烈的讨论,以便对推动缅甸的民族和解发挥应有的作用。 下面就把第三届中缅高端智库论坛上缅甸军方智库代表奈遂乌和中国民间智库人士石安达对民地武问题的辩论情况在网上公开发表。2019.7.10.


  缅甸军方智库德林格战略研究所创立者及执行主任吴奈瑞乌在第三届缅中智库高端论坛上的演讲稿“一带一路”与安全挑战:


   缅甸的观点”一是,中缅边境的民地武装问题亟待解决缅甸国内存在的民族矛盾己有70年的历史,几乎所有的边疆地区都有民族武装。尤其是缅中克钦邦、掸邦边境沿线最强的民族武装如克钦、佤、果敢、崩龙(德昂)这些民族武装的总兵力多达五万多人,占所有缅甸边境民族武装的一半以上。如果加上后备民兵远远超过此数。而且,需要注意的是,直到今天这些缅北的民族武装,都没有在和平协议上签字。缅中边境民族武装给缅中边境的安全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当然,我们还要面临安全方面其他一些问题的挑战。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中缅边境民族武装的兵工厂生产的一些小型武器,我们发现除他们自己使用外,还贩卖扩散到缅中边境以外的地区,对两国安全问题造成了非常大的稳患。二是,解决缅北民地武的关键是佤邦的未来走向不久前举行的佤第二特区和平三十周年庆典阅兵式上发现佤邦联合军使用的大部分装备,不是他们自己兵工厂生产的,主要来自中国生产的,尤其是,在阅兵式上发现中国人民解放军使用的F95式和97式进口的新式步枪、还有机关枪,甚至还有无人飞机这些都是中国制造的。使我们纳闷的是,佤联军是通过什么途径,什么手段得到这些武器装备的?我们注意到佤第二特区要求申请邦一级的行政级别。但是,佤邦联合军不是国家正式的军队,他们有这么强大的的军事力量,未来不会对缅中边境的安全造成威胁呢?所以,我认为中方还是应该对这个问题进行调研,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三是,当前诺开邦安全局势应引起高度关注目前诺开邦局势不容乐观,武器走私贩卖、毒品泛滥的情况比较严峻,目前在目前诺开邦局势不容乐观,武器走私贩卖、毒品泛滥的情况比较严峻,目前在诺开已经多次发现克钦非法生产的各种武器,甚至佤邦方面生产的军火也在这些地区流通。在缅政府军与诺开民族地方武装交火中,缴获了一批中国最新的制式步枪,对此我们非常关注这些武器是如何流转到他们手上的。特别需要提出的是诺开邦因佛孝和伊斯里兰教的冲突,已有迹象表明,国际伊斯里兰恐怖势力向该地区渗透的力度不断加大,各种武装势力盘踞某一地区进行武斗争的事实在不断发生。中方在诺开邦的重大项目应考虑综合安全因素,特别是已经建成的中缅石油管道的运转安全,还有正在建设中的皎漂港的项目安全问题,应该引起中方的高度关切。为此我们的敏昂莱大将已同中国军方就相关合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四是,应加强中缅边境非传统安全合作缅中边境沿线除此之外,还存在着新型毒品的制毒、贩毒、人口拐卖其他刑事案件等安全方面的挑战。应引起高度关注的是,中缅边境的难民管控问题。目前缅甸妇女被贩卖到中国的情况时有发生,他们的权力得不到基本保障。还有中缅双方打黑工的问题仍然比较严重,既有缅方人员到中国打工的问题,也有中方劳务人员到缅甸非法入境的问题。这些问题是需要缅中两国要合作解决和多国合作来解决。澜沧江湄公河中国、缅甸、老挝、泰国联合执法,是个很好的经验应该推广。2019.6.26.


   整理第二天会议中国民间学者石安达在第三届缅中智库高端论坛上对缅甸军方智库人士有关演讲的辩驳 

         2019年5月22日仰光


   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政府和其他组织,如果我的观点实事求是,对政府有用并要采纳我也同意。对我的观点有不同的意见,大家讨论发表不同的观点也非常欢迎。刚才那位先生(缅甸军方智库德林格战略研究所创立者及执行主任吴奈瑞乌)讲的“一带一路”与安全挑战:缅甸的观点”谈到中缅边境需要和平稳定我非常赞同。中国外长王毅谈到“一带一路”中缅人字形经济走廊的项目,我认为没有边境的和平稳定是有风险的,建议把人字形走廊改为工字形走廊,也就是先保证中缅边境的和平稳定,才能丛深发展。有关民地武的问题,我不同意吴奈瑞乌的观点,认为缅甸的民族武装脱离缅共要求和平发展,当时的缅甸军政府主要领导人丹瑞、貌埃、钦钮都是非常赞赏,也非常支持的。据了解,当时军政府与这些脱离缅共的民族武装达成和平协议,只是个口头协议,并没有正式签订的和平协议。但这个口头协议,在执行的实践过程中,不断发展,不断完善,有了互信的基础。同时,和平协议还允许这些民地武保留军队,这个军队是警察部队也就是民族武装。他们保留武装是为了自卫和治安。只有佤邦联合军是个例外,他们和坤萨武装贩毒集团作战。当时的军政府还用飞机、汽车提供枪枝弹药。佤邦联合军打败坤萨后,后来还参加了一场边境保卫战,约色从泰国打进来,政府军打不过。政府军再次请佤联军去再打约色,貌埃还在景栋去看受伤的佤邦联军。佤族地区自治政府真正搞建设是从1997年开始的,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就把一个非常原始、非常落后的佤族地区发展成现代社会,还实现了罂粟鸦片的禁种,得到了缅甸政府中国政府和联合国的高度评价。前个月佤族地区自治政府三十周年庆典的时候,展示了无人机、导弹还有其他前个月佤族地区自治政府三十周年庆典的时候,展示了无人机、导弹还有其他的先进武器。其实,佤邦联合军有导弹的问题钦钮在的时候也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时没有展示,而现在展示呢?是因为现在政府军打克钦军用的武器都是俄罗斯的先进武器导弹、直升飞机、重炮和坦克,还有俄国的教官在指挥。克钦丢失了一些阵地。所以,佤邦联合军才展示了他们的先进武器。如果政府军没有用先进的俄罗斯武器打克钦的话,我认为他们是不会展示的。6月30日掸邦东部第四特区也要成立三十周年庆典,我认为他们不会展示导弹无人机,他们比较弱小,没有这些先进武器,有了展示也无用。第一个与中国合作禁毒绿色工程的林明贤先生会参加“21世纪彬龙会议”,他提出的有关政治和谈条件也是非常客观,也是比较宽松。首先就是他们特区的领导人今后通过民主选举产生,报缅甸中央政府任命。还有一条军队整编的问题,敏昂莱强调“一国一军”。但四特区建议希望把原来的警察部队改称为警务部队,性质不变,只是扩大了职能范围,除维持边境的安全和执行治安外,还有将来建设中缅边境自由贸易区时,由中央政府下放边境海关管理权力交地方警务部队执行移民局和海关的工作。总之,特区希望成为中央政府直属下的一个民族自治特区,为缅甸的民族和解作为示范。最后我再说缅甸的民族和解问题,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因为,缅甸军政府时期已经做过了,而且做得很好。只不过后来军政府放弃了,现在的政府和军队重新那样做就行了。我再强调一遍,缅甸的少数民族是要和平发展,不要战争。

 

文章点评
下级分类
关注我们